县域教育均衡发展,供给侧改革是关键
2016/7/6 10:39:25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董为
   分享到:

 苍溪县教育和科学技术局 王甫

  十八大以来,我国教育均衡发展得到有效推进,但当前县域范围内还存在三个较为突出的矛盾:一是农村基础教育投入明显不足与部分学校生源急剧下降造成资源浪费的矛盾;二是城区重点、示范学校办学资源紧缺带来“择校热”与普通学校办学资源富裕却需要“抢生源”的矛盾;三是学生个性化发展的客观需求与应试教育单一化导向的矛盾。
  上述三个矛盾都可以归结到当前基础教育在供给方面还存在一些结构性矛盾,能否妥善化解,关系到教育均衡发展能否顺利推进。在教育领域,学生和家长是“需求侧”,要给予学生公平、平等、个性化的发展机会,提供丰富、多元、可选择的教育资源。这就客观要求教育自身从注重“需求侧拉动”转向更加注重“供给侧推动”。习总书记指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场硬仗”,“要把握好‘加法’和‘减法’、当前和长远、力度和节奏、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这为教育供给侧改革提供了新思路。
 
  布局调整盘活存量
 
  近年来,随着城镇化进程步伐的加快,城镇中小学教育资源的补充,跟不上农村人口向城镇流动带来的教育需求的快速增长,并且“普九”期间村村办学,基本解决了“人人有学上”的问题,但形成了农村过于分散的办学格局,政府难以均衡地持续投入。通过县域内学校布局调整,优化公共教育资源,适当集中办学,合并和撤销一批教学质量低、办学条件差和生源不足的学校,可有效盘活现有教育资源存量,促进教育均衡发展。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一要充分调研,在深入实际、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广泛听取社会各界特别是当地政府和学生家长的意见和建议,保障群众充分参与并监督决策过程;二要科学论证,统筹考虑城乡人口流动、学龄人口变化、教育条件保障能力、学生家庭经济负担、当地地理环境和交通状况等因素。既要满足教育规模的整体需要,又要满足教育规律的基本要求,还要满足人民群众就近入学的愿望,实现基础教育质量、规模、结构和效益协调发展;三要统筹兼顾,教育布局调整规划要结合城镇发展规划、新农村建设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把握好长远、力度和节奏,争取兼顾实用性与前瞻性,并注重留有余地,满足教育教学发展需要。
 
  简政放权挖掘增量
 
  供给侧改革强调通过制度创新和体制创新,释放对生产力、生产要素的压抑。对于教育领域而言,公办教育无法全覆盖和包办所有动态、多样的需求,客观上要求政府宏观引导,利用市场优化资源配置,做简政放权的“减法”,同时做好统筹和监管的“加法”。
  比如,当前“择校热”和“外地就学低龄化”等问题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此类问题的突显都反映出我国教育的有效供给长期不足,像简单的“限制学区房面积”之类的“需求侧”行政强制指令已经很难实现改革的预期。只有进一步降低准入门槛,在责权利、发展机会、政策制度均等的基础上,放宽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和发展自由度,以开放的姿态引导更多社会力量投入办学,才能有效挖掘增量。
 
  个性发展均衡质量
 
  每一位学生的成长与成才过程应该是个性化、差异化的发展过程。但现实情况是基础教育在供给结构上仍大范围存在“功利化教育”的千人一面的情况,主要体现在教学组织形式、课程安排、教学行为方式、质量评价等多个供给面都存在着个性化不足的问题,其显著特点就是在教育过程中只关注结果,却轻视过程;只灌输课本,却忽略能力;只重视规模,却无视个体;强化了求同思维,扼杀了创新思维。
  比如,现有学校在教学行为方式供给上,仍以指导学生如何做题、怎样应试为主,忽略了学生自身多方面的的发展需求。现有的高考制度基本上无法反应出学生个性化发展的结果,一考定终身的模式必须尽快作出改变。因此,有必要以政府主导为主,通过各个层面,在教育质量评价、教师绩效考核以及招生录取等方面予以大力改革,促使加快形成丰富多元的供给面,努力寻求基础教育共同性与多样性的平衡,从而助推教育均衡发展。
 
  作者简介:王甫,绵阳师范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根据四川省委组织部精准扶贫工作要求,自2016年5月起在广元市苍溪县教科局挂职任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