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黄泥老井——苍溪县城郊中学校高2016级6班 边小芮
2018/5/30 12:42:37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张百顺
   分享到:

记忆中的黄泥老井——苍溪县城郊中学校高2016级6班 边小芮


    在我记忆中,最难忘的还是我家屋后的那口黄泥老井,对我来说,它不仅是我家用来集水的容器,还是用来储存故事的时光宝盒!
    小的时候,尤其喜爱爷爷讲故事,那个时候觉得爷爷真像一本百科全书!想听什么都有。爷爷讲故事时会摸摸他的胡须,眼睛看着远处,像是沉浸在一段美好的人生回忆里……
    听爷爷说啊,他和奶奶结婚的时候就从祖父家里搬了出来,那时他们什么都没有,就连栖身的房子,地基都是奶奶同他一起刨修出来的;家里置办的生活用品,什么木头桌椅,什么木架子床,什么洗脸盆架都是自己凭借粗糙的铁斧刨具凿子做出来的。我听的时候,觉得爷爷不仅像一本百听不厌的故事书,还像一位魔术师,能够把贫穷的日子变得丰富起来。
    爷爷所有的故事中,我最深刻的就是屋后的那口黄泥老井。如今几近荒废,黄泥井沿的周围都生出了毛茸茸的细密油黄的青苔,井里也长满了长长的招摇的水草,井里的水在青苔和水草的映衬下,呈现出幽幽的暗褐色,显示出一种没落的荒凉。
    那口井本不是这样的,起初并没有石板,就是一个几乎天然的极其普通的黄泥水坑,一年四季都因一股细细的地下泉流而不至于干枯。生活贫苦的爷爷便就势用锄头把它扩大了些,挖深了些。家里用水时,爷爷或奶奶总是用扁担挑几桶回来,静置七八个时辰,待杂物沉了下去,再把上面较清澈的水倒进锅里煮沸了才敢饮用。麻烦是有的,但至少,它离家很近,不像别的住户要到很远的地方取水。日子虽然艰苦,却也是幸福的。
    后来爷爷到大队里做了石匠,尤其擅长在打磨好的石板上刻画,经常为一些大户人家修葺石碑,挣钱贴补家用。爷爷那时强健有力,技艺又好,刻画的图案栩栩如生。在生产队的活计完成后,爷爷便挤时间从大队里运回来了几块石板,刻上了花草图案,嵌在黄泥井的四周和底部,为了不让杂物掉进去,特地用木头做了一个盖子。这样,黄泥老井变成了一个漂亮的石板井。石板井里的水比黄泥井的水清澈的多了,干净多了,饮用时也不需先前那么多繁杂的工序了。直到现在,历经岁月的风风雨雨后,老井石板上爷爷刻画的花草依然生动逼真,轮廓清晰。
    后来,爷爷沿着去石板井的小路刨了一条窄窄的长坑,在石板井的顶部凿了一个和管口差不多大小的小洞,将管子插进去,沿着小路把水管捋顺了,放进窄坑里,再填土压实, 然后从厨房的后墙穿进去,一直连到水缸里。这一“发明”让奶奶可高兴了,大大省去了扁担去挑水的负担。
    虽然这样的确比以前方便的多,但是麻烦也随着多了。时间久了,水管时不时的就被石板井里的小杂物堵住了,每到这时爷爷就会把管子的管口放进嘴里,然后使劲吹气,管子就通了。实在通不了的话,爷爷就会凭经验和感觉把可能梗阻的地方锯掉,再用一小段较细的水管连接粗水管的两个管口。到冬天的时候,天气过于寒冷,水管又会被冻住了,每到这时,爷爷就从柴房里拿一把小干柴,在管子的附近点燃,把管子冻硬的部位在火堆旁烤一会儿,僵硬的水管就变得软绵绵的,接着源源不断的水又让“干瘪”的水管变得饱满起来,一直沿着蜿蜒的小路缓缓流到我家的水缸里。
    后来有过了几年,爷爷索性去买了一个水泵,通水的管子也随之换成了质地比较好的环保硬管。这水泵的威力真的很强大啊,按下电闸,水泵的马达飞速转动,井水便从水位极低的井底顺着管道喷射而出。望着管口白亮亮的水花,奶奶笑得再也合不拢那已经失去了两颗牙齿的嘴了。
    爷爷和奶奶,就这样虔诚地厮守着房子后面的这口黄泥老井,过着风轻云淡的日子;凭着勤劳的双手和智慧,在老家这片贫瘠的土地上默默的耕耘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一生。
    现在,我的父母已经在镇上拥有属于他们的家了。家家户户都安上了自来水,配上了自动续费的充水卡,再也不用担心饮水的问题了。可是,爷爷和奶奶没能等到搬进我们的新家,就先后离开我们好几个年头了。
    时代的变迁让我们最终遗弃了黄泥老井,但我从未忘记过它。对我来说,黄泥老井就是一个时光宝盒,记录着爷爷年轻时的辛酸苦辣,记录着爷爷中年的开拓创造,更记录着爷爷暮年的恬淡安详。
    我们的遗弃,是带着爷爷坚强灵魂的美好期望与憧憬的。因为我深深地记得,爷爷经常给我们唠叨:要不是创新的精神和科技的力量,我们这些山区农民不知还要穷几辈子呢!(指导教师:付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