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仲夏正半
2018/3/13 10:47:45 来源:081中学官网 编辑:张百顺
   分享到:

   犹记那年仲夏正半,她留书落款,写:“别矣,亲爱的朋友。”
   那年仲夏正半,蝉鸣声声叫得异常好听,但在这伤感离别的季节,却扰得所有人都心烦意乱。只记得那时,一支笔,一本草稿,一张试卷便匆匆度完一个下午。但纵使复习枯燥,却也有不一样的惊喜发生——那天下午,我的课桌里多出一封信——是她的笔迹!

   我将那折得整整齐齐的信展开,一字一句细细的读了下去。还从来没有人给我写过信呢!这是第一封。这一封,是我最单纯实在的友谊带给我的惊喜,也同样拉近了我和她的距离。

   然而当我以为我们都很了解对方的时候,她却写了一首我看不懂的诗。我说:“我除了题目什么也没看懂,你在写什么?”她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收回那首诗,然后坐在座位上发呆。

   她好几天没理我,我也没理她。我不是一个很会主动与人沟通的人。最终还是她以一封言辞很幽默的信终结了这场冷战。这是第二封,是消除我们友谊中不安因素的一封。

   时间总是将你遗弃,然后自己飞奔;我们总是要跟紧时间的脚步奔跑,然后的然后,我们就该用一场考试说再见了。

   树上的蝉也是叫了大半个夏了,越到后来,越想多听听蝉的歌唱,毕竟,走出了这个校园,就再也听不到那熟悉的蝉鸣了,之后的一切都是陌生又新奇的。

    她的第三封信,也是最后的一封。在那年仲夏正半,乘着友谊的翅膀,从教室那头飞到这头。

    淡蓝色的信纸上有从前那首小诗,有从前我们写过说过的承诺,她还用她那端正漂亮的字迹对我诉说,诉说她这几天的心情是紧张的,是不舍的,是想让时间停滞的。

   她写了好多好多,我读得很慢很慢。记得我们一起跑八百米的情景,记得我们午饭时趁对方不注意偷吃对方饭菜的欢声笑语,也记得曾为了一本书而大吵一架,结果没过五分钟又一起拉着手去厕所了......读着她的信,六年的友谊越来越清晰明显的重播,我的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害怕读完信后就是那该死的离别。

最终,信总是要看完的,她也总是要走的,她要飞向那更广阔的蔚蓝天空,而我则要奔向那片泛着浪花的深蓝大海。末了,她以一句“别矣,亲爱的朋友”收尾。终究是要分别的,但我相信那是为了再次重聚。 

那年仲夏正半,她留给我了三封信,而我们终将是在那想念之中度过一个又一个陌生熟悉而未知的明天。(081中学 2017届6班   强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