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仰视成为习惯
2018/7/31 9:36:25 来源:广元晚报 编辑:李顺成

 


    其实,我真的不习惯经常抬头看所有的事物,但我却把仰视当成了一种习惯。
    19岁那年,从师范学校毕业被分配到离县城很远很远的一所乡镇小学,看新报到的教师9女2男,校长满脸愁云。因为中心校容纳不了啊,新来的女教师一个个娇里娇气的,能下村小?我主动请缨:“要不,我到最远的村小去吧,我体力好,从小又在农村长大,走山路也根本不成问题。”当时,老校长站在操场的土坎上,我就在下面仰视着他,一脸真诚。结果,我如愿以偿去了最偏远的一所村小学。
    在接下来和孩子们的朝夕相处中,我过得充实而快乐。我喜欢蹲下来和孩子们说话,让他们在平视的目光中感受我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尽可能地缩短对老师敬畏所产生的距离。课余的时候、孩子们进步的时候、他们发表独到见解的时候,我都喜欢高高地举起他们,仰视他们。
    后来,由于其他原因,我离开了教育这一行业。当面临一次择业时,一个是到南方沿海城市的一贵族学校当招生办主任,年薪可以在20万左右。一个是到当地的交警部门办公室当文秘,年薪在5万左右。我却似乎有些违背常理而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在身边朋友的一片质疑声中,我竟然也说不清楚自己这样选择的理由。只是觉得一个人的价值并不是看每个月能收入多少,我一贯是认定了自己的目标就会锲而不舍,况且警察也是我从小就格外仰慕的职业。
    有一天下班,坐城市观光车回家,中途上来一个穿着极为朴实的农民。他拿着一张百元大钞给司机,司机也很为难:“就一元钱,你拿这么大张钱,我还真找不开。”那农民大哥忙着解释:“我来干活的工地找老板要钱,就给了我一百,我自己身上也没钱。”我连忙从兜里找出一元递给司机“这个大哥的我帮给了吧。”那农民大哥满是感激,不停地给我道谢。后来他需要中途下车,搭乘另一路公交车到汽车站,我突然好像发觉什么事情没做,赶紧又从兜里找出一张一元的钞票递给他:“来,大哥,拿着!”他迟疑了一会,接过去又是千恩万谢的“谢谢你!警察同志。谢谢你,小兄弟!”观光车开出很远了,我都还看到他在原地不停地给我挥手致意。
    同事小侯是一名外勤,每天都在我们县城的新华街和红星路交叉的十字路口执勤。每次的绿灯亮起后他都是在斑马线一侧随人流伴行。他告诉我,有交警伴行红灯右转的车辆都会礼让行人。他还笑着告诉我,长时间站在那里指挥交通,利用时间的间隙走动一下也是一种放松。“从斑马线这头到那头是27步,从那头到这头也才27步,每个执勤时间也就六百多个来回。”他带着调侃的口吻对我说。我和他碰面时间不多,却瞬间对这个皮肤黝黑又极具乐观的小伙子肃然起敬起来。正是因为他风雨里一丝不苟的坚持,他所管控的路口才一直“零堵塞、零事故。”
    人民至上,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至上!仰视人民,才会走进群众中去。总书记说: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我想,仰视人民也许就是对这句话最深刻的践行和诠释。作为人民警察,我肩上没星,但要事无巨细地以自己的言行给人民奉献出星级的服务,让仰视成为习惯。

■向廷(旺苍)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