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元:小规模校从“弱”到“优”
2018/9/7 10:25:50 来源:中国教育报 编辑:石雪芹

 

    8月21日一大早,四川省广元市鱼洞乡鱼洞小学校长郑小林就赶到了乡镇府——乡上要开生源稳控会,各村干部、适龄儿童学生家长都要来参加,是学校难得的“推介会”。

    鱼洞小学是广元市朝天区一所农村小规模学校,2014年到2017年,学生从120多名下滑到60多名。如今,鱼洞小学有了交互式录播教室、宽敞洁净的食堂、全新的塑胶跑道……教学条件得到改善。转机出现在2017年,广元市大力支持农村小规模学校发展,通过创新保障机制、创设校际联盟、创建“小而优”品牌等多种措施,提高基层教学质量,补齐乡村教育短板,让众多农村学校焕发新生。

    创新机制,让小微学校“小而不弱”

    广元市地处四川北部山区,是秦巴山连片贫困区域的地级市。农村教育总量大,农村学校占全市中小学的85%,像鱼洞小学这样学生人数不足100名的小规模学校有295所。“学生少,经费就少,学校维持基本的运转都伤透脑筋。”郑小林说。

    2017年,广元市教育局出台《关于加强农村小规模学校建设与管理的意见》,要求各县(区)政府对农村小规模学校每年按20万元标准保底拨付公用经费,村级校点每年运转经费不少于5万元。此外,还建立了农村小规模学校办学标准,实施“万件桌椅床改善计划”“中小学生热水澡计划”等,重点改善学生宿舍、食堂、澡堂等生活设施。

    对农村小规模学校来说,另一个弱项在师资。如何才能吸引优秀教师,如何留住乡村教师?广元市为每一所农村学校设置了一名骨干教师(市级或县级)专项指标。同时,保证乡村小学副高职称比例不低于15%,高中级职称合计不低于60%。此外,按照每人每月400元至600元标准落实农村教师生活补助,逐步提高农村教师生活补助标准。

    “乡村振兴首要就是乡村教育振兴。”广元市教育局局长杨松林介绍,该市通过重大教育项目“增校舍”,加强小规模学校发展“补不足”,实施“四改一加强”工程,完善资助体系“稳学生”等,彻底改变了之前农村学校校舍陈旧破烂、设备参差不齐的状况,显著改善了农村学校面貌和师生生活、学习环境。

    抱团发展,小联盟突破大问题

    离开学还有一周多时间,广元市利州区范家小学校长张平原却已忙碌得很。“联盟有教师培训,我们要组织好。”8月26日,利州区微型学校发展联盟教师培训举行,14所联盟学校的语文和数学教师将集中接受培训。作为“盟主”的张平原,自然很忙。

    2014年12月,张平原和另外13所村小校长一起,成立了广元市利州区微型学校发展联盟,决定抱团发展,张平原被大家推举为理事长。

    基于利州区微型学校发展联盟,广元在全市成立了“同质横向联盟”,同类型学校实行抱团发展,通过联盟突破共性的“大问题”。目前,广元市有“同质横向联盟”14个。通过联盟,学校间可以实现共享资源、共享研修、共享管理。

    乡村学校教师资源不足,尤其是音体美和科学专职教师更是短缺。以利州区微校联盟为例,14所学校,80个教学班,仅有音乐教师4名、美术教师两名,很多学校无法正常开设艺术课。山区学校距离远、交通差、安全隐患大,“走教”效果又不理想。通过网络互动直播平台,联盟间共享教师,有效解决了教师短缺问题。

    广元市还形成了“纵向联盟”,即县域内的城镇优质学校,同3至5所农村小规模学校组成“异质纵向联盟”16个,实行“学校管理、教师发展、考核评价”三个“一体化”,捆绑发展,共同提高。教育主管部门对联盟学校进行捆绑考核,力促联盟内学校教育质量共同提升。

    因地制宜,乡村学校变得“小而优”

    “成立了联盟,并不等于一切问题迎刃而解。”在张平原看来,乡村教育应该有适合它自身的教学方式,不能一味跟在城市教学模式后面转。

    村小学生人数少,但也有优势。张平原带着学校教师进行改革,重造教室和教学。每个教室成了一个家,师生一同制定“自家家规”,布置家庭文化装扮;上课时,师生可以围坐一桌,互相提问和近距离交流;挖野菜,考察院落文化,收集民俗,邀请村里的根雕师来讲述经历。“这些活动能使孩子们亲近自然,培养他们的乡土意识和锻炼实践能力,这是乡村教育的优势。”如今,张平原办学干劲十足。

    广元市还出台了“美丽乡村学校”建设标准,到2020年,要评选100所“小而美”“小而优”的“美丽乡村学校”,对评估合格的学校在经费保障、教师培训及项目建设等方面都将予以倾斜。

    针对农村小规模学校点多面广、学生人数不足、师资力量较为薄弱等特点,广元市抓准定位“小班教育”模式,带领教师分析小班教学特点、优势和不足,优化小班教学策略,运用信息技术开展复式教学,建立学生主体课堂。同时,改进学生评价机制,开展运动美少年、勤学美少年、勤劳美少年等“八美少年”评选,实现学生评价的个性化、多元化、差异化发展。

    “现在,农村小微学校都想方设法,铆足了劲儿把学校办好、办出特色。”杨松林说,这正体现了广元市发展农村小微学校的价值所在:美丽乡村学校不是靠财政“补”出来的,而是因地制宜,师生合力创造出来的。(记者 倪秀)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